您现在的位置: 主页 > 香港管家婆玄机彩图 >  正文
时代在变化80后的下半场在哪里
发布日期:2019-06-27 10:1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李诞 89 年生,末代 80 后。在文青前辈许知远面前,他很坦诚地说他现在逼自己去迎合这个世界,“不要挑战大多数人”,“做自己就挣不到钱”,“既然世界就是这么运行的,那我也赶紧运行起来”,一边运行还要一边否定以前的自我。

  80 后们,今天好像集体展现出了某种反思情绪。过去两年社交网络的两大情绪,中产焦虑和中年危机,以前这都是专属于四五十岁人的痛苦。但这些年 80 后提前接棒了,成了典型的“双中”患者。

  不是 80 后着急。 80 后成长的这三十年里,是最沸腾的三十年: 80 年代下海潮,邓爷爷 92 南巡之后又是一波高速增长, 2000 年前后互联网创业, 08 之后的疯狂楼市, 15 年又是双创热潮又是A股神话。隔三差五的造福浪潮让人应接不暇。

  错过了下海不能错过股市,错过了股市不能错过楼市,错过了楼市不能错过乐视。都错过了,就听徐老师一句,allin区块链。

  许知远总是很难理解像李诞这样的 80 后为什么不反抗,为什么对这个体制这么顺从,为什么你们的笑容是“收缩性”的。其实很简单,因为他是 70 后。

  对于6、 70 后来说,他们是没有选择的,他们的痛苦和惋惜有着必然性。在他们成长的过程里,集体主义碾压掉了每个人的个人意志。

  这代人的反思会把痛苦归结于体制,归结于个体意志的被打压。只不过有的人被打下去了,有的人像许知远这样,一直在反弹。

  所以 60 后把痛苦归结于体制, 00 后把痛苦归结为出身。只有夹在中间的泛 80 后这代人,经历了中国社会最急速分层的阶段之后,把痛苦归结于自己的选择。这导致了 80 后的反思普遍是带有机会主义成分的:一个一个机会就在眼前飘过,好像伸手就能够着,但最后又一个都没有抓住。这是一代人最大的痛苦来源。

  但如果我们抽离开一点来看,所谓的机会,对一些人来说是改变命运的狭窄通道,对另一些人来说,可能只是一场游戏。《无问西东》有几句台词打动了一些人,“如果有机会提前了解你们的人生,知道青春也不过只有这些日子,不知你们是否还会在意那些世俗希望你们在意的事情,比如占有多少,才更荣耀,拥有什么,才能被爱”。

  许知远和李诞在那期节目里表现出了很多世界观和人生观上的差异。但碰巧俩人最喜欢的时代,都是六七十年代的美国。

  二战之后,婴儿潮的人口红利让美国经济加速,科技高速发展,人们对物质的追求、对消费的向往达到一个前卫所有的高度。

  那时候每个人的典型美国梦,是通过努力奋斗,买一栋郊区的大房子,买新款的汽车和咖啡机,养一对儿女一只狗。但等到这代中产的孩子们长大之后,他们觉得这样的美国梦太压抑了。与此同时冷战还在继续,越战还在打,族群的割裂正在愈演愈烈。

  于是那代年轻人开始拒绝顺从,反抗所有权威,掀起来一波又一波反正统文化运动,议题从黑人民权到反越战等等。

  他们拒绝传统意义上的努力工作,享受摇滚乐、毒品和性解放,为黑人民权和女性权益呐喊。这代极端消极的年轻人被称为“垮掉的一代”。但你看看他们十年、二十年后创造了什么。

  你再看美国战后婴儿潮一代的社会背景:史无前例的繁荣经济、狂热的消费主义、中产阶级焦虑严重……是不是跟今天的中国很像?区别是白人郊区大宅的美国梦,变成了一线城市学区房的中国梦而已。

  过去几十年,我们从集体主义中被解放了出来, 80 后这代人看似有了无穷的选择。但真的落实到社会里,衡量这些选择正确与否的标尺就那么一把,就是看你成不成功。今天去看 80 后四大创业明星,茅侃侃陨落,戴志康小成。

  高燃创业不行,被姚劲波和蔡文胜评价“屁股坐不住”,转行干投资去了。只有李想算是一名很成功的企业家。

  但李想的成功太具有偶然性了。就像他自己说的,“赶上了时间窗口”,创业前几年完全不懂管理,照样年入千万; 08 年融不到钱,他跟茅侃侃聊天,提到“全部存款只有两万多块钱了”,但照样是用户第一。

  “只有成功他爸妈的意外怀孕,成功才显得那么可贵。”茅侃侃在自己的书里这么写。而如果这个社会定义的“价值”还是那么单一,如果我们把那条独木桥视作千军万马唯一的出路,那我们无非是从一种显性的、压抑的集体主义,转移到另一种隐形的、狂躁的集体主义。

  放在我们这一代面前的所谓选择就是假选择。你说美国垮掉的一代,叛逆、吸毒、滥交,整得跟竹林七贤似的,有什么值得吹嘘?意义就在于一代人用行动上“离经叛道”来制衡了社会里的价值单一,捍卫了独立意识。今天我们还羡慕美国什么呢,无非是人们活得多元化一些。

  80 后、 90 初们现在一天到晚佛系来佛系去,在社交网路上用保温杯和枸杞啤酒自嘲,在现实生活里被房价勒着脖子。知乎搜一下 80 后,靠前的提问都是“ 80 后未来在哪”这样的。就这样吧,活明白了,混口饭吃得了,早发早移,人间不值得。好像一代人真的就这么盖棺论定了。

  但你看凯鲁亚克丧了三十多年,后来花一周时间写出了《在路上》,激励了几代人。所谓“垮掉的一代”里诞生了地球上最优秀的企业家,地球上最优秀的音乐家。我们自己能让人间变“值得”。80 后会有下半场的。